您好,欢迎来到动吧体育官方网站

官方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过往活动

栏目导航

黄土高坡足球梦:张路为什么带着动吧去志丹县?

    志丹县是延安的一个小县城,陕北民歌“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写的正是志丹所处的地貌,这座小城就藏身于陕北高原上纵横的群山沟壑之中。

    10月19日,著名足球评论员、北京国安俱乐部副总经理、动吧青少年足球顾问张路老师带领着橙衣教练团的荷兰外教及助教们来到志丹。踩上去相当舒适的人工草皮足球场、不远处尽在咫尺的山崖、透过薄雾轻轻打在身上的阳光、一群群追逐着足球开心奔跑的孩子们……作为地处黄土高原的小县城,志丹似乎离足球不能再远,连地都不平,但青少年足球正在这里植根、发展和壮大。

张路老师带领动吧橙衣教练团走进志丹

    15万,是志丹县目前的人口数量;5000,是志丹县目前的足球人口数量,其中在校的青少年足球人口数量已经超过3000,相当于县城青少年学生人口数量的30%。如此大的选才范围是目前志丹各级青少年球队在省内市内狂揽佳绩的重要因素。去年春天习近平总书记在访德期间更是抽空前往看望了正在德国交流培训的志丹少年足球队。足球已经成为这个小县城新的符号和骄傲。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上千万知识青年们开始了上山下乡、奔赴农村的脚步,习近平、王岐山、许小年等都是当年来到陕北的知青,他们在艰苦的环境和不断的劳作中思考着自己和中国的将来。

    而张路老师也是广大陕北知青中的一员,当年的插队经历让他与志丹结下了剪不断的情。据他的介绍,在仅仅十余年前志丹县还是一片名副其实的足球荒漠,是一个名字叫丁常保的热血球迷带着他的伙伴们扮演了拓荒者的角色,实现了荒漠变绿洲的奇迹。

志丹足球场,不远处是陡峭的山崖

    现任志丹县足协主席和校园足球办公室主任的丁常保当年在看到国足惨败2002韩日世界杯时感到伤心、愤怒,但郁闷之后也让这个土生土长的志丹汉子下定决心:也许我改变不了中国足球,但至少可以为志丹足球做点什么。

    于是,一场关于志丹足球的革命开始了。这位当时县里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开始了自己的足球之路,为了组队,街边的告示栏他去贴过招新海报;为了训练,四处去找懂足球的人来帮助执教;为了寻求政策和财力上的支持,找了无数次县里丝毫不重视足球的领导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支除了情怀一无所有的球队一输再输,队员们全靠对足球的热爱和信念在支撑着,教练连续好几年都没从球队身上拿过1分钱。

    为了足球投入巨大心血的丁常保甚至连在官场上升迁的机会都不顾了,时间都用来思索怎么把球队的水平搞上去。在这段彷徨的日子里,丁常保意外得知著名足球解说员张路老师曾在延安插队,就碰运气式的寄信到北京国安俱乐部。张路很快回信给他,以志丹县的人口数量要搞竞技体育不现实,发展校园足球、举办学生联赛或许是提高当地足球水平的出路,并建议他把志丹足球队改成志丹足协。


志丹的足球少年

    不久之后,中国第一个县级足协——志丹县足协便成立了;再之后,中国的第一个校园足球试点县也落户志丹。那时的丁常保和他的几个伙伴们就成了让县里各部门领导们最烦心的人,教育局门口堵局长、政府里堵县长的事儿都没少干。虽然丁常保平时与人为善,在文体教等方面有些朋友帮忙说话,但是面对校园安全事故发生的风险,耗了几个月领导们才算是勉强点头。

   小学联赛一开始就成了孩子们的节日,青少年内心渴望拥抱运动、感受力量、体会意志的天性迅速被激发。而在这过程中,没有谁能去帮丁常保,联赛组织、裁判、教练等全部由他和他的几个伙伴承担。为了留住好足球苗子,集训完给队员发米发面,还要去找场地,还要管训练,小球员们的班主任常找过来,踢球影响班级成绩了,要么别踢了,要么干脆退学!也有家长问,踢球有钱发不?管饭不?甚至还有人问是不是靠娃娃赚钱呢?丁常保坦言他忍受过委屈,想到过退出,但他终究坚持了下来,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被孩子们喊一声“丁教练”了。


志丹足协主席丁常保(左)和动吧体育CEO白强

   动吧体育CEO白强此次也来到志丹,丁常保这个与其年龄相仿的陕北汉子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黝黑的皮肤,朴实的个性,爱看球却并不踢球的他,在志丹足球上有着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但每当谈到志丹足球的发展和成绩时,爱好文艺、写过诗集的他却又总是低声低气、轻描淡写地介绍着。

   白强开玩笑的问丁常保,你这么一心扑在搞足球上,你媳妇还跟你过吗?这个陕北汉子微笑着:“跟!有两娃!”一旁的荷兰教练汉森问他,现在志丹男足已经在省级的青少年赛事中夺冠,女足也获得了亚军,那么你们这么努力地发展足球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呢?丁常保微笑着说:“算了,不说了,说出来怕人笑话。”

    旁边的人都笑了:“丁老师有目标的,他要打造中国的皇马!”这次除了丁常保,所有的人都没有笑,汉森握着丁常保的手认真地说,要踢好球是一定需要有梦想的,不断的向梦想努力,就一定能够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白强和志丹少年队队长

    白强感慨道,中国就是没有好编剧,否则丁常保的故事一定会比2012年由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奥斯卡提名电影《点球成金》还要感人。如果中国能有一千个丁老师,别说是打卡塔尔,中国足球要考虑的可能就是怎样打进世界杯十六强、八强的事了。 

    动吧体育另一位创始人黄健翔和张路老师是多年的搭档,看到志丹足球的发展,他不无感慨地说道,想把中国足球搞上去,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张路老师为志丹小球员颁发奖杯

     张路老师在18岁的时候作为北京知青到陕北插队,对这里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职业生涯也是在此起步。“当年参加过在延安举行的一场足球比赛,比赛后我和其他5个知青就被抽到西安参加到陕西省足球队了。”谈起当年的经历,张路老师不无感慨。

     甚至在出发志丹的当天凌晨,张路老师才刚刚完成两场比赛的直播解说。他决定不再回家休息,而是立即驱车奔赴机场,直到抵达志丹也没有休息片刻,一路上都在兴奋地和动吧的同事们分享他和志丹的点滴往事。

     尽管和志丹已经是很熟悉的老朋友了,再次回到这里,张路老师激动的心情仍然溢于言表。在城关小学,张路老师先是亲自上场与荷兰外教一起为小队员们讲解战术、指导传接球配合;接着在一场青少年足球表演赛进行的时候,全场同学们集体呼喊张路老师解说,张路老师立即接过话筒,充满激情的解说起来,还在赛后为优胜球队颁发奖杯。直到深夜,张路老师还拉着志丹县发展校园足球方面的老师们兴奋地座谈,最后在丁常保和其他老师的劝说下才去休息。


动吧荷兰教练带领小球员训练

    在结束志丹之行返京时,飞机由于大雾延误了5个多小时。起飞时张路老师特意换到了临窗的位置,从包里掏出花镜,长时间向窗外凝望着,机场边的山后就是他当年插队的延安高家庄……

    30年代,有一群革命者在这里把中国革命的火种传遍全国,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60年代末70年代初,有一些年轻人在上山下乡的劳作中酝酿着中国未来的蓝图,现在他们都已成为国家的基石;今天,中国足球是否也能从这个革命的摇篮开启成功之路,踢出一个中国梦呢? 白强感慨道,中国就是没有好编剧,否则丁常保的故事一定会比2012年由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奥斯卡提名电影《点球成金》还要感人。如果中国能有一千个丁老师,别说是打卡塔尔,中国足球要考虑的可能就是怎样打进世界杯十六强、八强的事了。